冬至

微博:暗之冬至八月
忘羡不拆不逆
杂食党
就是个放文的地方
瞎J8写
万年手残党
文笔渣

122,333,666

HAloggz🧤:

占个tag抱歉
大哥们

我的魔道相关作品从来没有授权给谁印过
我自己也没有商用过
你们所买到的都是有人盗我的作品卖钱

我诅咒那些盗印的去死
买了盗版的朋友们你们醒醒,醒醒!
去买官方的不好吗???
指路👉说剑盟和动画那边的草场地

这里是一个群宣
沙海——老九门的语C扣扣群
每个角色限皮2个
目前有大量空缺
有兴趣的小伙伴们酷爱来啊
指路:
欢迎加入沙海—老九门剧版语c,群聊号码:882025180

借梗,侵删歉
私设如山,不喜勿喷
圈一下陪我码文修文的 @北极以北的孤单 以表感谢(❁´ω`❁)

黑瞎子和张日山之间的纠葛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。
那个时候黑瞎子还不是道上闻名的南瞎北哑,张日山也只是张大佛爷手下三名副官之一。
这天,还只是八旗贝勒之子的黑瞎子正在本家叔叔齐铁嘴家里做客,张大佛爷就带着张副官来找齐铁嘴了。
看见跟在张叔叔身边那个俊俏的小副官时,黑瞎子眼睛一亮,心中叹了一句,竟然有如此好看的人!接下来直到张大佛爷带人走,黑瞎子全程都只盯着张副官一直瞧。
从那天起黑瞎子有空没空都爱去找张副官。
黑瞎子有时是带了新奇的玩意,有时是带了好吃的东西,更多时候只是单纯的想找张副官一起玩。
十次里有八次张副官都是板着一张小脸拒绝的,仅剩的两次一次是带了西洋的巧克力,另一次是带了自家厨子做的桂花糕。
只有这两次,张副官才露出了丁点他这个年纪该有的表情,一双眼睛亮晶晶地从黑瞎子手里接过来,还不忘礼貌地道声谢谢齐先生。
黑瞎子喜欢极了双眼发亮的俊俏小副官。自从发现张小副官好像喜欢甜甜的零食后,黑瞎子就绞尽脑汁想给人带好吃的。
巧克力是稀缺货,纵使是八旗贝勒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。但桂花糕是自己家厨子做的点心,这就容易办得多了。
于是黑瞎子开始隔几天就让厨子准备几样甜甜的小点心,他提着就去找张小副官。
一番试验下来,发现张副官最喜欢吃的就是清甜的桂花糕。每次拿去,张副官光是闻到味,眼睛就都会开始放光。
就这么一来二去的,黑瞎子和张副官就混熟了,称呼也不像一开始那么拘谨了。
黑瞎子喜欢叫张副官小兔子。每次黑瞎子一叫副官小兔子,张副官的耳朵就会染上粉色,板起一张小脸严肃道:“齐先生,请注意你的称呼。”
但黑瞎子依旧乐此不疲。
有天黑瞎子答应来找张副官,张副官从白天等到了晚上。等的时候张副官联想到时局的混乱,不由得担心黑瞎子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了,就这么一直等到半夜都没见黑瞎子出现。
第二天张副官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工作,连佛爷都没忍住多看了他几眼。
待到黑瞎子重新笑嘻嘻出现在张副官面前时,张副官见他没事,暗中松了口气,但又觉得自己担心了一整晚的人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,不由气得一把揪住黑瞎子的衣领,凑近,盯着他的眼睛,说:“要么滚,要么成为我的狗。”
本以为这娇生惯养的有钱人家大少爷会知难而退,哪知黑瞎子竟一点犹豫都没有,马上接了句:“汪。”
从此张副官身边多了只名叫黑瞎子的狗。

我从27号开始,一连5天都梦到了山山和瞎瞎,然后昨晚没继续梦到惹(⑉・̆-・̆⑉)梦里的内容每天都有和 @北极以北的孤单 讲,于是就记录下来啦~他们世界第一好(ง •̀_•́)ง

【聂卫】反甜(一发完)

甜甜的师哥,好有爱啊~

顾西追:

*随手一摸


*在搞翻盖聂惯常人设的道路上飞奔且不回头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所有男生都把抽烟当帅气的年代,很少有人能例外。


十五六岁的男生们偷取下课十分钟,堆聚在卫生间最后一个隔间里外,提心吊胆、吞云吐雾。显摆自己已成熟的意味大于身体真正对烟草的需要,他们没有观众,甚至要为烟烧尽后残余在衣领袖口上的味道战战兢兢,但仍乐此不疲。


他们吸进身体里的不是白烟中蒸腾的化学物质,而是同龄女孩子们对自己充满厌恶或畏惧、总之不再平淡的眼神。


然而当所有人都因着不甘平凡而成为“异类”,也就意味着,异类们如若不够出格,就难免陷入新一轮平庸。男孩子只要过了靠吸烟撑起威风的年纪,就会轻而易举地明白,更多时候,一个人的特别程度,与他离经叛道的程度并不成正比。这是气质问题。


 


因此卫庄会注意到楼上那个班的那个男生,也不是因为他和自己一样,喜欢去离教学楼颇有一段距离的综合楼楼尾抽烟。


从教学楼到综合楼,来回大概四分钟;大口吸大口吐,抽一支烟也是四分钟。卫庄的课间十分钟不如别人充裕,一般一天只去一次,这一支的有毒物含量,不足以让身体上瘾。


综合楼大多数时候只是一栋应付上级参观的面子工程,人烟稀少,因此卫庄比那群缩在卫生间里抽烟的男生更缺乏观众,荒凉到甚至不必担心老师会突然出现。


 


那个男生的教室在卫庄正头顶上,年级也就比卫庄大着一届。高年级的课间时间被习题剥夺,加上综合楼路途遥远,卫庄遇见他的次数极少。而且据仅有的几次偶遇来看,他好像更喜欢在足有半小时的大课间时去抽。


卫庄不喜欢任何原因下的压迫感,时间上的紧迫让人尤为心焦。因此他也慢慢把自己不规律的吸烟时间改到大课间。


或许只是少年人渴望同类的心理。他抽的毕竟是十六岁少年的烟,不是四十六岁用以解乏消愁的男人的烟。


下课铃响、老师走出教室后,卫庄就会起身前往综合楼。他没有故意加快脚程,从来只用三分钟左右。可是最快最快的时候,也只能在房头,阳光和楼影交接的地方,与已经事毕的男生擦肩而过。他抽烟得有多快啊?


少量怡情般的烟草没有销蚀卫庄的嗅觉,他敏锐地捕捉到,那个男生身上,有一股泛着甜的水果味。


高、瘦、规规矩矩穿着夏季校服的男生——颇为高冷、不近人情的样子,竟然抽苹果味的烟。


清甜水果味无论如何都摆脱不掉烟草本身的苦涩,苹果香大概只是前调,男生的身影消失后,卫庄踏上面前两个新鲜的脚印,慢慢的,好像能从包裹着自己的浩大而稀薄的空气中捕捉到他的后调——苹果皮放开果肉,坠成串在面前摇摇晃晃,嚼进嘴里,稀薄的果汁与唾液混淆难分,只有经不起推敲的植物青涩卡在齿缝间。


可是这两三丝微苦的涩,直到卫庄抽完烟走回教室,也没能彻底散尽,反而又捡起什么似的,反出更浅更淡的甜。


卫庄走向综合楼的脚步,比原来快了一点点。


十几岁的男孩,身高拔节,五感萌发,用烟草味盖住某种冲动。


 


在又一次正面捕捉到空气中水果清甜的时候,卫庄意味不明地笑了。无声。


男生余光抓到他的表情变化,顿下脚步,阳光与阴影的交界,暴露了他眉间很不明显的蹙起。


卫庄从裤兜里摸出自己的烟盒,朝着男生打开盒盖——“换支烟?”


男生抬起左手看看手表,竟然很轻易地答应了:“可以。”


“可是我的烟盒在教室。每次来,我只带一支。”男生又说。


卫庄抽出一支递给他:“试试我的。”


男生迟疑一下,接过烟后又接过卫庄的火,直到吐出第一口白雾,他才再次开口:“我叫盖聂,高二二班。”


卫庄眯着眼,烟头边缘虚虚叼在嘴唇之间,稍微一动就岌岌可危。心中想着原来这就是高二鼎鼎有名的学生代表,嘴上却说:“抽得惯吗?”暗指自己的烟比他的浓烈。


盖聂点头:“刚学会的时候,我也抽这种。”


“多久了?”卫庄问。


“你是高一的吧,”盖聂说,“我就是你现在这个时候学会的。”


卫庄平白被人贬了年龄,不满地吐出一口白雾,大半都扑在盖聂侧肩和下巴上。盖聂极浅地笑一下,没避。直到白烟散去,卫庄的脸再次清晰,他才蹲下,在地面碾灭烟头,站起来安安静静等卫庄手上最后一小截烟燃尽。


“抽这么快。”卫庄的话没什么语气。


盖聂点头:“刚学会的时候,怕被老师发现,几口抽完,好去天台吹风,散身上的味。”


卫庄失笑:“这么怂,又为什么要抽?”


盖聂歪头想了两秒:“那你呢?”


卫庄蹲下身子按灭烟头,没答。


两人并肩往教室走。


到三四楼楼梯口时,卫庄扬了扬手算作道别,头也没回地进了班里。转眼就听班上同学喊他:“卫庄,有人找。”


卫庄回头,盖聂站在门口。


“什么事?”


“明天一起去,抽我的。”盖聂说。


盖聂转身离开前,卫庄也叫住他:“还有八分钟才上课,记得去散散味——我的烟味道重,不像你的,只有甜。”


 


吹完风回教室,盖聂把头埋在课桌上,隐蔽地抽出一支烟,轻嗅——怎么会只有甜?


下课,卫庄刚合上笔帽,又听见同学喊:“卫庄,有人找!”


抬头,还是盖聂。


“什么事?”


盖聂把他拉到走廊的石柱后面,塞一支烟到他手心:“不是只有甜。你那种焦油含量太高,以后抽我这种吧。”


想了想,又说:“要不抽完这两包,我们就都别抽了。”


每天仅一支,身体还未来得及上瘾。


卫庄说:“行。”


 


Fin.

长安某:

愿每一段罪恶都能罪有应得。
生而为人,你应该感到抱歉。

来宣传一波微信群~沙海老九门相关语C群,欢迎同好小伙伴们一起来玩耍啊~

pick一下这个不怒自威的汉子!!

苏尼安:

大哥!大哥!我们聂大哥出场啦!!!


啊啊啊啊啊!!


 吹完弟弟来吹大哥!!




今天是什么日子??为啥首页一群太太在画HUNTER X HUNTER里的团长库洛洛??